陈九专栏

Home/纽约人文/陈九专栏

陈九,纽约北京同乡会顾问,海外作家。
人称九哥,《小说月报》百花奖、《长江文艺》完美文学奖获得者。他用生命写作,敬请关注。

从莫斯科到纽约烤鸭店

2015-07-21 陈九 纽约陈九空间 从莫斯科到纽约烤鸭店 陈九 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是指上世纪二十年代去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的一批中共党员,其中一部分人后来成为中共领袖,比如王明,博古,张闻天,陈昌浩,凯丰,杨尚昆等。这批人中有个小姑娘,名字不表,后来嫁给了国民党员,并曾与蒋经国在赣南肃贪,最终成为国大代表,监察委员,几年前仙逝于台北市。 这位国大代表撤退台湾时在大陆留下个女儿,说留下不全对,是这个女儿个性叛逆,十几岁就跑到解放区参加革命,不走妈妈那条路。解放后这个小丫头进入一文艺团体,成为一名配音演员,她参与的电影逾百部,如《第八个是铜像》,《尼罗河上的惨案》,《叶赛尼亚》等。她先生也是著名演员,正是他们二人的长子董老板,在纽约开烤鸭店。 绕这么一大圈儿,楞从莫斯科中山大学绕到烤鸭店,可历史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不添油不加醋,比电视剧更有戏剧性。 这董老板不是简单人儿,有他爹娘和他姥姥的韧劲儿,把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的开创精神全用在北美打拼上了。他孤身闯美,仅凭在北京香港真传得来的烤鸭绝活儿,在大纽约地区坐一片天下。他创建的‘帝苑’烤鸭店曾名噪一时,火爆到排队才有座的程度。当时不分华人洋人,都喜欢吃董老板烤的鸭子,而且吃了还要吃,很多人都在他的店里相遇相交,我就因为爱吃他烤的鸭子,拍他马屁后来成为好朋友。每次我去都坐靠前窗那个桌子,不点菜,全由董老板安排,鸭子是肯定的,外加几款冷热菜,风起云涌落花流水,痛快,美,甭提了。 可就在我们大伙吃上瘾的时候,董老板突然失踪了,人没了。我每次去都打听他,可无人有他消息。他一走这鸭子也不对味儿了,菜也不鲜亮了,连店堂都显得比以往幽暗。我们就纳闷儿,烤熟的鸭子怎么能飞了,小二百斤的老爷们儿怎么像个传说似的销声匿迹了?于是,我们失去了这么好吃的烤鸭子,觉得连自己的生活方式都改变很多,原来董老板对我们竟如此重要。 一晃几年。 几周前有个老友突来电话:九兄,还记得烤鸭子吗?还记得董老板吗?我终于找到他了!他因家庭变故一气之下到庙里当了几年厨师,给和尚尼姑做饭。我忙打断他,去你的,和尚就和尚,怎么尼姑都出来了?他恍然大悟,哦,没尼姑,对对,没尼姑。结果呢,他做的饭太好吃,吃得和尚个个儿想还俗,人家庙里一看大事不好,把他劝退了。你的意思是,他又回店里烤鸭子啦?对! 没啥可说的,我们放下电话直奔‘帝苑’烤鸭店。大家见到董老板一顿搂搂抱抱。几年不见他胖了些,还戴上了眼镜,更像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了。我们笑啊聊啊,从莫斯科到烤鸭店,大段背诵他母亲的电影台词:割半个俄国吗我们割,高加索给英国吗我们给,乌克兰给谁你们都知道,拿去好了我们不吝惜,可我们要的是刽子手,掌刀的。哈哈哈哈,我们现在要的是董老板的烤鸭子,大口吃烤鸭,自由属于人民。哈哈哈哈。 董老板回来了,中断的历史又接上了。我劝你们都去尝尝,看看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的后人会给你带来怎样的惊喜,用烤鸭一样可以给人民带来幸福生活,不一定只是革命和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