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宪法

     美国是一个没有古代史的国家。作为移民的后裔,美国主流社会的历史,起始于三份伟大的文件:《独立宣言》,宣告了美国的独立以及理想;《联邦条例》,规定了美国的国名与联合;《联邦宪法》,它使得美国人的理想变为了现实。

     美国是个什么东西?在如今的这个星球,这一问题似乎已经愚蠢到旁人没有必要来证明它的愚蠢了。美国社会学大师帕森斯曾认为,美国社会乃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理想状态。其实,美国人或多或少都认为,自己就是生活在一个理想社会之中。这样的理想,包括对自由、生命、追求幸福等权利的拥有。这几条当今美国精神的核心主张与主张的保证,来自于世界上第一部成文的宪法,北美洲大陆制宪会议的代表们于1787917日签署的《联邦宪法》。

     与一般拥有古代史的民族不太一样,美利坚民族的出现过于晚,因而没有机会产生神话。美利坚民族的创世故事,早已经被无数的大小历史学家、法律学家和诸如此类的专家研究得清清楚楚。所以制宪会议代表这个称呼,虽然在今天看起来闪耀着金光,但在当时,则只是北美洲大陆一群普通的乡巴佬。他们在用尽各种办法打败大英帝国的军队,并在分完赃以后,发现自己仍然不能算是一个正式的国家。尽管他们有了《独立宣言》和《联邦条例》,但是他们没有政府,没有首脑,也没有议会,他们只是十三个半国家或者准国家所组成的松散的联盟——这实在是一件丢面子的事情。这些庄稼汉们,大多没有受过什么高等教育,但是他们知道,必须要有一个国家,这样才算是有了靠山。于是他们当中一些比较明白事理的人,聚在一间普通的屋子里,为了解决一些最普通不过的问题,做出了各种约定、妥协、保证和相关的条款。这其中包括了今日美国得以成型的大部分要素,比如总统的选举,比如议院议员的规定,比如立法司法行政三权的分立。
  
     宪法的制定场面既不神圣也不感人,一群各执己见,为了自己的利益、信仰、荣誉而争吵的普通人,运用普通人的智慧,为今日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打造了一个底座。他们并不伟大,也不够睿智,甚至有些小心眼和狡诈。其中固然有富兰克林这样的饱学之士,但是即便是他,也只能有一票的权利,而不能代表总体。所以宪法的产生过程极为艰难,争吵乃至罢会,武力威胁也并不少见。最终,宪法文本的完成,还是少了几位意见相左者的签名,可见美国宪法的产生有多困难。当时制定宪法的总体精神是:防官如防贼,防权如防火,防权力滥用如防洪水。参与者绞尽脑汁防止腐败,直把权力看得形同水火,美国人至今要保留私人持枪的权力,一个基本的理念就是对国家权力的提防——一旦政府背叛了人民,人民随时有权力拿起武器推翻政府,毕竟是枪杆子里出政权啊。

     但是,美国建国二百多年,那些先驱们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反而是美国渐次成为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普通人的智慧显示了强大的力量。他们既没有理论,也没有传统,但是比当时在欧陆当中有理论和传统的英法等国家显示出了更为强大的生命力。德国思想家韦伯说,这是一个除魅的时代。这个时代不需要先知,也不需要神谕,这个时代属于普通人,每个人除了要由自己来面对这个时代以外,还要由自己勇敢承担起责任来,除去技术层面上的考虑之外,这或许就是美国宪法那艰难的一跃,给我们的最重要的启示。